拳皇命运大蛇|拳皇命运八神
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戶端iPad客戶端Kindle版手機版天貓旗艦店

小細節整垮大收購

作者:弗里克·韋穆倫、阿什拉夫·祖阿曼 2013-08-12 13:29:04

  2005年9月,一家美國醫療保健公司阿爾法保健公司收購了英國的法瑪蒂姆公司。法瑪蒂姆公司是一個理想的標的。這家公司規模相對較小,員工僅有幾百人,出價也可以接受。最重要的是在過去一百多年里,它已經建立了極具實力的產品組合,財務狀況健康。此外,它是一家私有公司,所以只要價格合適,收購方可以快速而輕易地收購它全部的股份。阿爾法保健公司希望借收購法瑪蒂姆公司之舉,打入英國市場。公司管理層自豪地對外宣布了這一交易,稱它是公司海外擴張的戰略組成部分。

  然而,這一交易讓法瑪蒂姆公司的員工們大吃一驚。盡管行業并購的壓力已經讓他們透不過氣,這一突如其來的消息還是如晴天霹靂一樣,讓他們手足無措。原本法瑪蒂姆是一家典型的英國公司,現在突然成為一家美國跨國公司的一部分,他們感覺十分怪異。

  他們注意到另外一個奇怪的細節:官方在宣布并購消息時,使用了法瑪蒂姆總經理跟阿爾法保健公司CEO握手的一張照片,在照片中,阿爾法保健公司CEO居然沒有系領帶。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們自己的總經理也沒有系領帶,這顯然有悖于他們傳統的行為方式。

  兩周后,阿爾法保健公司CEO給法瑪蒂姆員工發了一個內部通知。他解釋了這一交易的緣由,并且表示他將尊重法瑪蒂姆的成就和歷史。他還說,以后員工無需再系領帶上班,這是阿爾法保健公司“友好”和“親和”的企業文化。阿爾法保健公司在所有的收購中一直沿用此招。為了避免文化沖擊和整合困難,它需要共建一種共同的企業文化,摘掉領帶似乎是一個不錯的開始。

  對于法瑪蒂姆的員工來說,不系領帶上班讓他們非常不自在,但是絕大多數人都努力去遵守這一新規,只有少數人拒絕遵守,他們固執地系著領帶上班。這種少數人的行為,代表了一種更為廣泛的情緒。一名員工(他摘掉了領帶)說,“對我們而言,系領帶意味著職業化。我們是在工作,不是在玩。領帶幫助我們很多人區分開工作和生活。”總經理對那些打領帶的人皺著眉頭,但是他們依然固執地堅持。

  阿爾法保健公司后來又做了一些簡單的改動(比如將法瑪蒂姆辦公室墻的顏色從傳統的藍色變成紅色)。對此,一些法瑪蒂姆的員工做出了反應,他們重新系上了領帶。在接下來的幾周里,系領帶員工的群體不斷地壯大。

  很快,系領帶的員工開始集中坐在公司餐廳的一側,而不系領帶的員工坐在另外一側。當每次有員工重新系上領帶進來時,餐廳就會響起一陣喝彩聲和鼓掌聲。一名員工回憶說,“每天,我們都期待著同事們進來,看是否有更多人系領帶上班了。系領帶表明他們決定加入到我們的行動中。”一些女性員工為了顯示團結,也開始穿西裝系領帶上班了。一些員工除了自己系領帶上班外,還會多帶一條領帶,說服同事們加入他們的行列,重新系上領帶。不久以后,大部分員工都系上了領帶。

  在收購后的兩年內,阿爾法保健公司決定剝離出法瑪蒂姆公司,進行管理層收購,總經理也被解聘了。一名法瑪蒂姆員工回憶說,他們圍在電腦屏幕前,觀看總經理的LinkedIn頁面,此時他的狀態顯示為“待業中”,頁面上還有他的一張系著領帶的頭像。

  當初阿爾法保健公司讓他們不系領帶上班,他們內心十分抵觸,說到其中的緣由,那位員工說:“我們很明顯地感覺到,美國佬不尊重我們悠久的歷史。對我們而言,每周五下午在停車場解下領帶,然后驅車回家,或者先去酒吧坐坐,是一種無法形容的喜悅。這種喜悅時光雖然短暫,也算我們每周的一項儀式。然而,我們的美國老板一來,就用他們的‘文化’欺凌我們,連這項小小的儀式都要剝奪掉。”

  大多數高管都意識到并購的任務艱巨;學術研究顯示60%至80%的并購以失敗告終。大多數高管也強調并購后的整合和文化沖擊問題很大,常常劍拔弩張,給企業帶來長期和巨大的破壞。這些認識已經廣為人知,但是并購還是普遍無法創造價值,依然會造成巨大的問題。

  其中部分原因在于公司依舊低估并購給受影響個人帶來的影響。新雇主帶來不同的文化、習慣和做事方式,這意味著公司一旦被別人并購,就會影響到員工個人的身份。

  對于我們大多數人而言,我們的身份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我們的職業和雇主決定的。比如,派對上別人最先問我們的幾個問題就是,“你做什么?”和“你的老板是誰?”對于這幾個問題回答的改變,意味著我們身份進行了根本性轉變。當這種轉變不是我們心甘情愿的,它通常會帶來困惑、憤怒和挫敗的情緒。

  身份認知的研究一致表明,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細節能帶來舉足輕重的后果。例如,在一項實驗中,克里斯托弗·布賴恩教授(Christopher Bryan)、蓋布·亞當教授(Gabe Adams)和貝努瓦·莫寧(Benoit Monin)敦促人們“不要作弊”或者“不要成為一個作弊的人”。當他們使用后者(“不要成為一個作弊的人”),人們作弊的數量下降了50%。在另外一些實驗中,使用名詞,而不用動詞,可以根除所有的作弊行為。這項看似細微的用詞改變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原因是“不要成為一個作弊的人”影射到一個人的自我形象和身份,動詞則沒有這種效果。

  同樣,工作著裝或行為方式上的改變看似微不足道,其實也會深刻影響到人們的身份感知,甚至會讓他們感到自我的身份認知受到威脅。我們通過清晰可見的行動來表達看不見的價值觀和信條,而價值觀和信條共同構成了身份。在阿爾法保健公司和法瑪蒂姆公司的案例中,一項看似微不足道的行為會成為一項身份的標志,或者形成對并購整合的抵制。

  一條小小的領帶把法瑪蒂姆公司的員工緊密地凝聚起來。很多高管深陷危機,卻依然不重視并購給個體自我形象和身份帶來的深遠影響;這也是很多并購難以取得成功的癥結。它們從反面警示我們,管理者必須重視并購中的細節問題!(譯/李茂 校/安健)

  (文中的公司名稱均為化名。)

  原文請見:Big Acquisitions Can Fall Apart Over Tiny Details

  弗里克·韋穆倫是倫敦商學院副教授;阿什拉夫·祖阿曼是Becton Dickinson & Co北美區銷售總監

相關閱讀
拳皇命运大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