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皇命运大蛇|拳皇命运八神
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戶端iPad客戶端Kindle版手機版天貓旗艦店

王建宙:物聯網顛覆價值鏈和生態鏈

作者:王建宙 2014-10-23 12:07:29 0

哈佛商業評論》中國年會·2014 于10月23日在北京盛大召開。本屆年會以“動蕩年代的基業長青”為主題,現場云集了邁克爾·波特、克里希那·帕勒普等教父級管理學大師,王建宙、孫為民、孫明波、洪崎、唐寧等國內重量級企業家,PTC、可口可樂、奧的斯、沃爾沃、大眾、諾華、特斯拉等世界知名企業的高管作為演講嘉賓出席。

本次年會上,邁克爾·波特關于物聯網的最新研究,系中文版全球首發,更詳細論述將發表在《哈佛商業評論》中文版2014年11月刊,敬請關注!

以下為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中國移動前董事長王建宙演講摘編:

IMG_6749 500

“物聯網時代的競爭再造”這個問題是非常有意思的。剛才波特教授又講了他新的思考,我聽了以后非常受啟發,我們這個時代就是物聯網、移動互聯網、互聯網的時代。我想講三點,圍繞在我們這個時代競爭力的問題,想講三點。

第一、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給我們帶來的不僅是技術上的變化、應用上的變化。就我們企業而言它給我們帶來最大的變化是價值鏈的變化和生態系統的變化。但是我們沒有看到實質,為什么很多的企業如此不適應,因為還沒有看到價值鏈本身發生很大的變化,所以才會不適應。

以我最熟悉的電信行業為例,過去一百年,電信是百年的產業,一百多年來電信的價值鏈中,或者說在電信的生態系統中,電信運營商一直是價值鏈的中心環節。所有的其他環節,包括網絡設備制造商、手機制造商、電話機制造商、營銷商、內容提供商、服務提供商  他們都是圍繞著運營商來轉的。他們需要運營商幫他們收錢、依賴于運營商整個的管理系統,可以說這種生態鏈持續了一百多年。

今天最大的變化是價值鏈變了,運營商不是整個價值鏈的中心了,比如說出現了大量的OTT,利用運營商的網絡,但是完全不受運營商的管理和控制,他進來不知道、他出去我們不知道,收錢都是自己收的。這是很大的變化!移動互聯網的生態系統不是一個以電信為中心,而是至少有三個中心。

第一是網絡連接,第二是移動終端,第三是app終端,是緊密相連的又是完全獨立的,甚至可以非常大的獨立的行業。比如說終端,電話機原來只是電信網絡很小的部分,今天智能手機完全具有自己的智能和功能,可以發展成為很大的產業,智能手機的銷售收入遠遠的超過了電信的所有的其他的設備。我們在使用iphone,蘋果說是蘋果的用戶在使用中國移動的網絡,我還可以舉出很多的例子來。

應用服務更不用說了,那么多的OTT,應用服務將來會成為一個最大的行業,會遠遠超過移動設備,通吃不可能的,永遠的維系中心的地位也是不可能的。

說到競爭說到替代產品,我們對替代產品一直很害怕,比如說數碼膠卷,數碼取代了以前的膠卷,整個的膠卷行業徹底的滅亡了。但是今天在互聯網和物聯網的環境下,這種替代不是原來那種替代,這種替代的概念已經變了,還是以我所熟悉的行業為例,現在有了微信、微博等等各種各樣的產品,都有類似短信文字傳輸的服務。很多人說這不得了,短信被人取代了,甚至于部分的話音也被取代了,那運營商還可以生存嗎?但是其實這種取代跟以前所理解的取代是不同的。事實上當話音和短信被微信、微博等一些新的社交網絡來服務,有部分取代的時候,帶來的更多的電信行業的發展。

微信和微博必須要有網絡的,它所帶來的數據流量的增長遠遠的超過了短信和話音的減少,互聯網每個節點都有網絡的連接,我們的短信是少很多了,同時帶來了大量新的業務、新的流量。以物聯網為例,如果說手機一個人一個手機,全世界70億部手機,我們說基本上達到了飽和的狀態。如果是擴大到物聯網,一個人至少會有十個設備的連接,這樣大大的擴大了網絡利用的范圍。今天要用另一種眼光來看待這種替代的產品!

最后,僅僅看到生態系統的變化是不夠的,換個思想,要把整個觀察事物、觀察世界的方法要改變了,因為現在有了大數據。最近國慶長假的時候很多人去風景旅游區,媒體上有很多照片是人山人海,看到八達嶺長城上全是密密麻麻的人群。這個時候如果想知道這里究竟有多少人,這個范圍內究竟有多少人。我們的數學家提供了很多好的方法來計算,但是這些方法相當相當的復雜。今天完全可以換個思路,不管有多少人,在長城上的人每個都有一個手機,只要知道這有多少個手機,就可以知道有多少人了。我們把數學家這么年來總結的方法不需要的,我們只需要更加的方法。為什么以前的計算這么的復雜,那是因為不能得到全數據,而只是抽樣的數據。而今天每個人都是被連接的,所以就不需要數學的計算,一下子很極端的就可以算出來了。

如果每天每個機器上都有連接的話,世界的萬物都不需要用煩瑣的數據的方法來計算,而是直接取得了全數據,而不是部分的抽樣的數據。高速公路上很多車在跑,以前也可以知道每個車的速度,現在每個車上至少有一部手機,只要知道有多少部手機就可以知道有多少部車,可以知道手機和基站間的切換,我們可以算出這個路段每輛汽車的速度,而且是非常容易可以做到的。

即要看到生態鏈的變化,也要改變觀察的方式,只有這樣才可以在新的時代使我們的競爭力再上一個臺階。

相關閱讀

已有0人發表了評論

哈佛網友評論

拳皇命运大蛇